返回中文百科在线主站
行业人物-中国珠宝首饰行业人物

访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会长许锦池

2011-4-10【新闻来源: 《凤凰珠宝》】

  许锦池投身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机遇。”也许自己也未曾想过会为一个行业付出了近30年的时间。当然,付出的同时,也让他得到了很多——这除了作为一个企业家的社会地位之外,更多的是对一个行业深刻理解之后的独特人生领悟。30年,他作为一个行业前进的参与者同时也是见证者,他所收获的经验是年轻伙伴们所无法得到的。但他乐于分享的精神,则让他获得了来自于整个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的信任。在今年3月31日举行的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以下简称深圳珠宝协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同行伙伴选他继续担任会长,这是对他勤勉工作和奉献精神的最大肯定。
与行业携手同行
  在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许锦池,与同龄人一样经历了物质贫乏时期和文化激荡时期,时代给他们留下的烙印是一系列深刻的拆解、震荡、蚀销和变革,但这些磨灭不了他们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情结,伴随着质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又使他们形成了特有且可珍贵的怀疑和批判精神。这种精神让许锦池对于自己身处的行业,时刻保持了必要的思辨。 1974年12月,许锦池应征入伍,1979年被中国武警部队黄金指挥部提干。1980年到1990年,他的身份一直是中国武警部队黄金指挥部财务处干部。武警黄金部队当时主要承担黄金地质勘察、黄金生产任务,这也让许锦池对黄金产业的上游有了深刻的了解。从1991年起,许锦池开始了属于企业家的生涯——他担任了中国武警部队直属企业深圳高得金银首饰有限公司总经理,之后又出任了中国武警部队黄金指挥部驻深圳办事处处长。2001年,许锦池从部队转业,出任深圳市安盛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2002年开始,许锦池在同行的信任下,出任深圳珠宝协会会长。 2002年,是中国加入WTO的第一个年头,国内各个领域都弥漫着国际化的气息。 也是在这一年,整个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开始了一系列的政策“破冰”。当时的深圳,被中国人民银行指定为金银管理体制改革的试点城市,允许在中国人民银行的指导下,尝试从金银原料的配给体制、价格体制、监管模式和手段上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改革。 作为一个企业家,同时又是深圳珠宝协会会长的许锦池,尤其敏锐地感受到了这个春天蓬勃的气息。2003年3月,经营面积达6000平方米的佳宁娜国际珠宝交易广场在罗湖人民南口岸区隆重开业;同年4月,经营面积达1万平方米的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也紧随其后开业。在深圳罗湖水贝——万山一带,迅速形成了黄金珠宝首饰行业集聚基地。“俗话说:扎堆做生意。在当时,我们深刻体会到了行业集聚的效应。”许锦池强调说。“但契机,意味对源源不断的动力的需求。面对产业的不断提升,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是否做好了准备?对于行业内的企业来说,是否调整好了思路来迎接即将到来的持续攀升?我们需要对此要有个清楚的认识。”
从未停止的前进
  作为深圳珠宝协会会长,许锦池一直以始终不变的勤勉与热情,参与并推动着行业持续前进。 2006年,在深圳珠宝协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许锦池做了题为《坚持“双向服务”,团结奋斗,务实创新,建设中国珠宝之都》的报告,其中对于自己出任会长的五年,做了一个详实的回顾。 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的发展有目共睹,从最初的几家特许经营企业,发展到 2006年,深圳约有2100家各类珠宝企业注册,注册品牌约2200个,同时,全行业制造加工总值超过500亿元人民币,进出口总额超过80亿元人民币,从业人员达11万人。这些数字揭示了在短短五年里,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起飞的现实。 许锦池认为,“在水贝——万山黄金珠宝产业基地的集聚效应下,目前已经建立了几个大型批发中心,包括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金丽国际珠宝交易中心、泊林国际珠宝交易中心和水贝玉器批发市场等。这些中心的形成对水贝——万山这一带的珠宝企业整体形象的推广,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成立这些交易平台,其重大意义在于能把企业融到批发中心里,使传统的老工业区转换成一个展示交易平台,这十分有利于适应新时代的产业重新规划。” 当记者问到对于行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阻碍是什么时,许锦池说,我最关心的行业难题就是资金和品牌。 资金一直是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发展的瓶颈所在。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有效解决,则直接关系到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之路。许锦池和同行伙伴们一直在探索着行之有效的解决“融资难”的方法。工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9月14日,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的推动以及其会员企业的积极响应之下,“深圳市银联保珠宝信用担保中心”正式挂牌运作,在全国首度成功实现了六家深圳黄金珠宝行业协会会员企业的联保联贷,为业内的中小企业解决资金问题提供了畅通的渠道。 “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银行贷款不是资产做抵押就是要做担保,虽然我们这个行业大家彼此都非常熟悉,但是担保中心所能提供的帮助毕竟是有限的,很多必要的要求和条件无法改变。”许锦池对此思考得更深入,“所以,我们在新一届理事会工作中,将考虑能否在国家政策允许的前提下,成立一个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职能就是作为行业发展后备资金,对企业临时资金周转提供帮助。希望这一构想,能在第四届理事会支持下得以实现。” 品牌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综合体现。许锦池认为:“东西在生产过程中做得再好,消费者不知道这是你做的,所以品牌问题必须解决。而鼓励企业自身积极占领终端市场,就可以让他们更为深刻地体会到品牌的重要性,同时也清楚地看到自己正在面对的市场究竟是什么样的,这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成长。” “2006年,深圳珠宝企业获得了7个‘中国名牌’、4个‘中国驰名商标。’纵观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共有‘中国名牌’产品17个,中国驰名商标5个,广东省著名品牌8个,深圳市知名品牌20个。”许锦池如数家珍地罗列着这些年来坚持走品牌之路的成果。
探索每一个发展新空间
  其实许锦池有一个更大的构想,那就是当资源整合完毕之后,企业各自的实力得到有效集中,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就可以走进国内外资本市场,从而完成资金瓶颈的最终解决。 每年,深圳珠宝协会主办的深圳国际珠宝展,就是为了让行业内企业们可以真正获得一个国际展示平台。而组织各国珠宝同行业人士来深圳参观、交流,也是许锦池和深圳珠宝协会一直以来的工作重点。此外,协会也一直在鼓励深圳企业走入到国际市场里去,在一个更广阔的空间实现更长远的发展。 “但是我们珠宝行业的发展从起步到现在,也就是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国际市场对我们企业的认识还需要过程。”许锦池很清楚行业现状,“虽然我们的国际市场竞争优势不能忽视,比如劳动力优势和价格优势,但这些优势都不能长期存在。我们真正的优势在于,中国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目前的关键是思考如何把一些现代化的管理理念用到这个传统的行业中来,同时也包括一些新技术的引进。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的产品在国际市场建立起真正扎实的竞争力。” 随着中国奢侈品消费时代的来临。卡地亚、宝格丽等一流国际珠宝品牌纷纷在中国拉开架势,开始了他们的中国扩张之路。这对中国本土珠宝首饰企业又将意味着什么呢? 对此,相对诸多悲观者来说,许锦池更为积极和乐观。“我们与国际大品牌的差距,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也有优势。相对国外品牌,我们更加了解本土市场,同时也更能体会东方首饰文化。”许锦池分析,“所以,我们应该看到一些好的方面,比如我们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得经验,同时也促使我们的企业,积极地去认识国际市场,了解国际行情。” “但是,时间是紧迫的,国际品牌不可能永远不了解中国市场,所以,我们必须争取在这一段很短的时间内,真正建立起我们的竞争力。”许锦池乐观也谨慎。 国际奢侈品协会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正在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制造中心。国际奢侈品协会发布最新版《环球奢侈品报告》预测,到2009年,60%的国际奢侈品品牌将在中国拥有自己的生产线,并实行品牌授权。许锦池清楚地看到了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与国际一线珠宝品牌进行合作的前景。 而香港作为一个成熟的国际化平台,给深圳提供的帮助是无庸质疑的。港深之间黄金珠宝首饰行业良好的沟通与交流,也可以看作是区域间优势互补最有说服力的示例。“香港同行业成熟的企业运作思路,先进的产品设计理念和及时丰富的行业信息,都给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带来了深刻的启发。而同时深圳的加工优势,也显著地体现了出来,并与香港同行形成有效的优势互补。”许锦池表示。 在深圳珠宝协会的促进下,2003年,协会与香港珠宝制造业厂商会和香港珠宝玉石厂商会,共同举办了“深港珠宝界高层座谈会”,双方针对CEPA实施后新形势下的优势互补和共谋发展,进行了深度的探讨。此后,在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的邀请下,香港生产力促进局的专家更是频繁往来于港深之间,与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企业进行了一系列的技术交流与沟通。据2003年资料数据显示,在内地与香港签署CEPA后,港商们就已经纷纷把深圳作为北上内地的第一站。当时,仅在深圳罗湖,进行个体注册的香港珠宝商就已近100家。 面对深圳周边兴起的珠宝首饰产业基地,许锦池说:“其实行业整体提升以后,是必然要面对一个社会大分工的问题。而我们应该清楚地了解我们的定位,那就是生产加工批发。”数据显示: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制造加工总额占到全国珠宝市场的 70%,黄金加工用量占到上海黄金交易所全年成交量的90%;钻石加工用量占到上海钻石交易所的90%;铂金加工用量也占到上海交易所的90%。这就体现了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的绝对优势。 除了把握好当前的优势之外,许锦池认为,只有把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产业向产业链最下游去拉伸,才能让行业中的企业们真正成熟起来,从而迎接行业的全面升级。“‘前店后厂’的经营思路,一时期里给我们的企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回报,并把企业真正推到了产业的最下游。这是企业积极扩展发展空间的方式之一,这些年来,除了成立大集团进行资源整合的提议之外,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一个方面。”许锦池说,“面对周边不断兴起的珠宝产业基地,深圳是有这方面的忧患意识的,但这更让我们看到了产业集聚效应的必要性。” “其实我们也一直在探索产业链的拉伸方式:从最上游的开矿山,到中游的生产加工,再到最终端专卖店,我们都在积极寻找一些合适的结合点,但前提是一定要符合整个行业的发展规律。”对于行业新发展空间,许锦池在不断探索着。 深圳珠宝首饰行业的发展成绩是喜人的,但人才的外流和企业的外迁等现象,也是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所以,深圳珠宝协会一边在深圳市政府的支持下,开展一系列的人才培训工作,一边又不遗余力地引导企业,真正认识到深圳的优势所在。协助政府,进行积极而有效的协调,从而让企业在深圳寻找到新的发展空间,将是在目前形势下对深圳珠宝协会的极大考验。许锦池很清楚这一点,也很感谢同行伙伴对此的理解和支持。 也许许锦池从接触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的一开始,其职业历程就注定他要成为连接企业和政府的一座桥梁。他很明白这一定位,并始终不遗余力地为整个行业的发展,寻找着新的思路和前进方向。采访的过程中,他一直在强调协会的双向服务功能。 “当了一辈子兵,目前除了经营好自己的企业之外,更多的考虑是如何为整个行业的进步出谋划策,我想,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对这个行业的热爱。”
© 2011 中文百科在线联系我们意见反馈知识社区 丨 资料大部分来自互联网 欢迎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